當前位置:西部之聲>美文美聲>西部美文

秋之歌(寶雞 王煒)

編輯:王亞恒 來源:東方散文雜志 發布時間:2019年10月12日
字體: 默認 分享到:

  秋天來了,不知不覺之中,就過了中秋,順勢延伸,直往深秋。雨還是在斷斷續續地下著,即使是沒下的時候,也多是陰天。太陽成了難得的景物,偶爾出來一天半天,或是一小會兒,便又藏在云里,躲躲閃閃,像是和人捉迷藏一樣。秋之所至,樹上的葉子便不時地飄落下來,有黃的,也有紅的,加上多情的秋雨,地上到處都是潮濕的樹葉,層層相疊,有薄有厚,踩上去松軟舒適,走過時聽得見腳下摩挲的沙沙聲響,這便應該是秋天的景色。

  秋天來的時候是無聲無息的。即便是立秋了,感覺也并不明顯,仿佛沒什么分界線。天仍然是很熱,熱得人忽略了節氣的變化。等下過一場又一場雨后,才意識到果真是“一層秋雨一層涼”。秋風乍起,人們開始亂穿衣了,有的穿著短袖,有的穿著長衫,更有甚者,一大早穿著毛衣。如此一來,街上人群的衣著看上去便有些混亂,亂得讓人分不清時令,但色彩依然不乏鮮亮,尤其是年輕人,赤橙黃綠,艷麗依舊。

  過了秋分,秋意漸濃,樹上的葉子就開始慢慢往下飄落了。等過了霜降,秋風來得更是勁道,樹葉便又稀疏了些。樹枝上依舊掛著黃綠相間的葉子,卻少了許多生機,看上去無精打采的,樹木也顯得有些單薄、蕭條。然而,樹之生命力不息,稀稀拉拉的樹葉仍舊堅守在樹干上,枝條上,直至一片一片紛紛落下,變成卷曲的枯葉。這樣的景象似乎讓人有些傷感,甚至有些“無邊落木蕭蕭下”的感懷,進而影響到人的心境。的確,古往今來,秋天在文人眼中似乎永遠是蕭瑟的,毫無生氣的,故鮮有歌頌秋天的。

  經過冬的嚴寒,春的盎然,夏的熱烈,秋就像一位美麗的姑娘,款款來到人間。她不嘻不鬧,不吵不嚷,悄悄地更換著山川的衣裝。秋更是一位靦腆的姑娘,她既不冷酷,也不驚艷,更不奔放,深情而溫和地伸開柔美的臂膀,迎來萬木落葉,回到大地廣闊的懷抱。

  秋天是豐潤的,它帶給人們累累果實。驚蟄一過,春耕就開始了,農活進入大忙時節,正如農諺所說:“到了驚蟄節,鋤頭不停歇。”自古以來,勤勞的農人就這樣趁著每一個節令,辛勤地在土地上耕耘,面朝黃土背朝天,就是為了秋天有一個好收成。“鋤禾日當午,汗滴禾下土”,成為他們辛勞一生最為寫實的映照。“春種一粒粟,秋成萬顆子”,更是他們一年當中所有的希冀。在田野里,在山坡上,到處都有他們勞作的身影。日復一日,年復一年,他們的臉上布滿了滄桑的黝黑與歲月的褶皺。經歷了春耕、夏耘的千辛萬苦,他們的汗水換來了豐厚的回報,他們的勞動收獲了豐碩的成果。秋天到了,莊稼熟了,農人們笑了,笑得是那樣地開懷,那樣地忘情,那是豐收的喜悅。

 

  秋天是靜謐的,它傳遞給人們無盡的情思。歷代以來,文人們無不借秋來抒發離愁、悲情、思鄉、懷人,如宋代詩人柳永的《雨霖鈴.寒蟬凄切》:“多情自古傷離別,更那堪,冷落清秋節!今宵酒醒何處?楊柳岸,曉風殘月。”將情人惜別的真情實感表達得纏綿悱惻,凄婉動人。再如南宋詞人史達祖的《玉蝴蝶.晚雨未摧宮樹》:“晚雨未摧宮樹,可憐閑葉,猶抱涼蟬。短景歸秋,吟思又接愁邊。”刻畫了一幅雨后黃昏圖,十分凄涼,表達了詞人悲憫的秋思。又如唐代詩人王維的《九月九日憶山東兄弟》:“獨在異鄉為異客,每逢佳節倍思親。遙知兄弟登高處,遍插茱萸少一人。”寫出了游子的孤獨凄然,以及思鄉懷親之情。在今人眼里,秋天也總是凄楚的,枯敗的,當人們表達思念之情時,往往會借助秋天的意象。

  秋天是壯美的,它向世間演繹著生命的更迭。從立春起,萬物就開始萌動,就開始生長。沐浴了春夏的陽光雨露,到了金色的秋天,梯田上,川地里的五谷便成熟了,一株株谷物沉甸甸地彎下了腰。繁忙的秋收過后,谷物便粒粒歸倉,秸稈也回還田里。河岸邊、山谷中的樹葉變黃了,有的變紅了,就在它們最為瑰麗的時候,卻從樹上繽紛凋落,連同地上曾經如茵的綠草相繼枯萎,最終一道回歸土壤之中。生命是一個過程,它的絢麗在于往復更替中煥發出不熄的耀眼光芒,這是生命的輝煌。熬過寒冷的冬天,大地回春,種子和植物又重新孕育,再次萌發,這是生命的偉大。《周易》曰:“天行健,君子以自強不息;地勢坤,君子以厚德載物。”深刻闡釋了生命的頑強與博大,這是生命的禮贊。

  比起古代文人筆下的秋天,詩人毛澤東的詩詞堪稱典范,可謂“前無古人,后無來者。”同樣是寫秋,無論是立意、境界,還是氣勢,都是無法比擬,大不相同的。如《憶秦娥.婁山關》:“西風烈,長空雁叫霜晨月。”“雄關漫道真如鐵,而今邁步從頭越。”再如《沁園春.長沙》:“獨立寒秋,湘江北去,橘子洲頭。看萬山紅遍,層林盡染;”“恰同學少年,風華正茂;書生意氣,揮斥方遒。指點江山,激揚文字,糞土當年萬戶侯。”又如《清平樂.六盤山》:“天高云淡,望斷南飛雁。不到長城非好漢,屈指行程二萬。六盤山上高峰,紅旗漫卷西風。今日長纓在手,何時縛住蒼龍?”這就是偉人的情懷,偉人詩詞里的秋天,大氣磅礴,意境高遠,是為借秋景揮灑壯志豪情之曠世杰作。

  我喜歡秋天,如同喜歡春日和陽光一樣。所有的哀傷,都不能和秋天相比。秋天是遼闊的,空曠的,站在高山之巔放眼望去,風光無限,神清氣爽,任思緒如“大鵬一日同風起,扶搖直上九萬里。”相形之下,那些凄愴啊,愁緒啊,又算得了什么呢?

  我贊美秋天,如同贊美莊稼和樹木一樣。我常常駐足,也常常流連,喜看金燦燦的稻田,喜看紅彤彤的楓葉。那是因為,秋天是收獲的季節,是相思的季節,更是生命輪回的季節。

  作者簡介:王煒,陜西省寶雞市作家協會會員,寶雞市雜文散文家協會會員。中學英語高級教師,陜西省骨干中學校長,教育學學士。現任寶雞市渭濱區教師進修學校書記、校長。2007年開始陸續發表作品,曾在《散文百家》《現代作家文學》《作家導刊》《前沿作家》《文化藝術報》《秦嶺文學》《寶雞日報》《榆林日報》《寶雞作家報》發表多篇散文。

上一篇:最美家鄉河(寶雞眉縣 李會芳) [2019-10-12]

下一篇:父親的那些事(寶雞千陽 王秀敏) [2019-10-15]

灵山奇缘长安城赚钱